城商行同业与投资业务多超贷款业内:迟早出事
[ 编辑:admin | 时间:2014-04-28 09:01:22 | 浏览:154次 | 来源:第一财经日报 | 作者:NF025 ]
分享到

在监管层三令五申之下,城商行的同业、投资类资产业务,仍在狂飙突进。

截至目前,已有十余家非上市城商行披露2013年年报。数据显示,一些城商行此类业务规模甚至已经超过同期贷款余额。如天津银行2013年同业、投资类资产余额,比同期贷款超出80亿。而长沙银行上述两类资产规模,更是高达同期贷款余额的2倍左右。

某拟上市城商行高层向《第一财经日报》分析,在贷款规模受限的情况下,同业、投资等业务,已经成为城商行突破监管限制、实现盈利增长的主要手段。“这些基本上都是通过表外去做,几乎完全不受监管限制。”

而同业、投资类业务已经成为部分城商行的主要利润来源。如赣州银行投资类业务收入在其营收中占比已经高达60%,而长沙银行同业和投资业务利息收入更是接近营收的70%左右。

“资产业务不受约束,风险成倍放大,还是不要做的好。”上述城商行人士表示,这种做法虽然短期为城商行利润增长提供了动力,但其中隐藏着极大风险。

主辅颠倒

上海银行(咨询特价)年年报显示,截至去年底,该行投资余额高达2863.73亿,同比增加1355.38亿,增幅高达89.86%。其中,增长最快的应收款项类投资余额,达到1500亿,比上年增加1330亿以上,增幅高达781.08%。

此外,上海银行同期存、拆放同业款项等同业资产为1211.98亿,虽然比2012年减少447.43亿,下降26.96%,但买入返售资产却由上年的83.2亿,猛增到331亿,同比增加近248亿,增幅亦高达298.09%。

而去年同期,上海银行总资产为9777亿,贷款余额4414.88亿。而在同期,投资、同业两类资产总额,已经高达4075亿。据此计算,上述资产已占其总资产的44%左右,并且与存量贷款规模接近。

实际上,这已是城商行的普遍现象。部分银行同业、投资类业务规模,甚至已经超过同期贷款余额,成为最主要的业务。在已披露年报的城商行中,天津银行、长沙银行等均是如此。

天津银行同业业务中,增长最快的是买入返售资产,余额已从2012年末的95.8亿,增加到2013年底的718.9亿,同比增长高达660%左右;应收账款余额,也从2012年末的440亿,增长到638亿。

天津银行同业业务中,增幅最大的银行承兑汇票和信贷资产收益权,余额分别从2012年末的24.85亿、14.6亿,增加到2013年末的355.34亿、361.85亿,同比分别增长约13倍、23倍。

而去年同期,天津银行总资产为4056.87亿,贷款余额1441亿,而上述两类资产总额已达到1357亿,若加上存放同业资产,其同业、投资类资产更是达到1522亿,占总资产的37%左右,并超过同期贷款余额80亿以上。

而长沙银行上述业务规模占比更高。据2013年年报披露,截至去年底,其总资产为1933.6亿,贷款余额569.34亿。而在同期,其投资类和同业类两项资产余额,却分别达到856.93亿、215亿,两项共计达到1072亿。在总资产中占比超过55%,为贷款余额的近两倍。

不仅是大中型城商行,一些中小城商行同样如此。年报数据显示,赣州银行2013年应收款项类投资规模也达到145.22亿,比年初增长26%;而台州银行同期持有的资产管理计划规模也达到44.38亿,其中信托计划为6.49亿,而2012年上述项目分别只有23.4亿、2000万。

风险或失控

“现在不光是城商行这么做,整个银行业都在这么做。虽然去年下半年之后,买入返售这些业务规模有所压缩,但新的手段又出现了。”上述拟上市城商行高层向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记者分析,具体到城商行而言,这种做法既可满足盈利需求,亦可突破规模限制。

而同业、投资类业务确实为上述银行带来滚滚财源。数据显示,长沙银行去年实现营业收入51.47亿,而投资收益和投资利息收入,就分别达到1.28亿、34.19亿。

赣州银行等中小银行也与此类似。去年,赣州银行投资收益达到14.26亿,比2012年增加4.81亿,仅应收款项类收益就达11.29亿。石嘴山银行投资收益也从2012年的2.51亿猛增至2013年4.08亿。而在同期,这两家银行净利润分别只有9.48亿、5.34亿。

另一家城商行高层亦向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记者表示,由于受贷款规模限制,一些城商行获得的贷款额度较少,为寻找资金出口,便转而通过资管计划、应收账款、存放同业等方式,突破额度限制;而另一方面,如果放在表内,还要受到拨备、准备金等多种监管限制,而通过同业等表外业务,可以绕过监管规定,甚至无须动用银行自身资金。“如果是放在表内,出了风险马上就要增加拨备,而且有些融资方是大客户,通过正常贷款,很容易就触及单一客户贷款集中度上限。但表外业务不受约束,几乎是想怎么做就怎么做。”他说,城商行现在普遍面临资本充足率压力,而目前补充资本又较为困难,上述方式还可以减轻其资本压力。

“我们原来做过一段时间,现在已经压下来了。”上述拟上市城商行高层表示,通过同业业务等手段做大规模,虽然短期内可以为一些城商行带来不菲收益,但仍不能将此作为业务发展方向。突破监管限制之后,风险控制就全靠银行自身,隐藏着极大风险。“银行资金能管得住自己吗?所以风险主要还是要靠拨备。但现在像脱缰野马一样,迟早要出问题。”

本文来源:第一财经日报 作者:杨佼 责任编辑:NF025
】 【打印繁体】 【投稿】 【关闭】【评论】 【返回顶部
[上一篇]建行Q1净利657亿同比增10%不良贷.. [下一篇]董事会鼎立险资董事全票入阁金地..
相关栏目
热门文章
最新文章
推荐文章